6·30深圳龙岗杀人碎尸案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20-07-27 20:11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打扮入时的女模小清乘上一辆,边炫耀香港男友,边直呼司机为屌丝。谁知司机竟是个债台高筑的赌徒,他奸杀了小清并将其肢解随后又抛尸多地,妄图毁灭犯罪证据。警方破案的前提是确定死者的身份,警方通过死者身上一块有编码隆胸硅胶锁定了死者,随后顺藤摸瓜,分析推理,调查取证最终缉拿线日,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重审宣判,被告人黄飞山犯抢劫罪,再次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2016年6月17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刑事附带民事裁定,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上诉,维持原判。

  2013年7月12日,广东汕头警方12日发布消息称,经八天连续奋战,汕头警方侦破了深圳龙岗“6·30”杀人碎尸千里抛尸汕头恶性案件,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黄飞山。此案正在加紧审讯和取证中。

  通报称,2013年6月30日上午6时24分,汕头110报警服务台接报称:在汕头海湾大桥下鹿屿岛码头门口发现一个用锁头和铁链锁住的箱子,发出阵阵恶臭,怀疑内藏尸体。接报后,汕头警方迅速赶赴现场勘查,在行李箱中发现残缺不全的尸块。

  经进一步勘查,警方发现藏尸块行李箱品牌为JIALIYA,被锁在用钢管焊接的铁笼里。行李箱内装有高度尸块,除没有发现头颈部和右腿外,其他躯干均在箱内。经鉴定,死者系女性,年龄约22岁左右,身高约160cm至165cm,左大腿有一纹身且脚指甲涂有红色指甲油,尸块躯干外露硅凝胶填充乳房假体,初步判断死者已经遇害近一个月。

  经仔细勘查,深圳市广西籍失踪女子阙某清引起办案民警注意。阙某清于2013年4月23日在珠海做过隆胸手术,6月8日在深圳市失踪。7月2日汕头警方在深圳警方和广西警方的大力支持下,与阙某清的父母进行DNA比对,确认受害者正是阙某清(女,22岁,广西玉林市北流市人)。

  经查,汕头警方发现汕头潮阳关埠镇人黄飞山有重大作案嫌疑!2013年7月7日凌晨6时许,汕头警方在深圳罗湖区桂园桂木坊一处出租屋抓获犯罪嫌疑人黄飞山,当场缴获被害人的手表1只、信用卡6张。

  2013年6月8日,被害人阙某清在深圳罗湖区搭乘黄飞山驾驶的“黑的士”(粤B4HB77)。黄飞山产生抢劫念头,持折叠式小刀威胁、被害人,并将其带到金沙路上的出租屋实施。黄飞山抢走阙某清的手表1只、6张、手机2部等物品,并随后将其杀害分尸。

  2013年6月9日,黄飞山将装有阙的尸体躯干的旅行箱运到汕头放在一铁架内,用铁链锁住,带到潮阳关埠镇榕江东湖码头沉入江中。2013年6月11日,黄飞山将装有阙某清头部和一条腿肢的纸板箱用水泥浇注后,放置在深圳市罗湖桂园路桂木坊出租屋内。

  2013年7月7日晚上,专案组民警在深圳市南山区二手车市场缴获犯罪嫌疑人黄飞山作案用的“黑的士”银灰色美日牌小汽车1部。

  2014年5月9日,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黄飞山供述因欠债10多万元,2013年5月底或6月初,萌发抢劫后杀人分尸念头。黄飞山在庭上称,案发当时将阙某清带至出租屋后由于阙某清呼叫,情急之下用塑料袋捂住阙的嘴巴,之后用手掐住她的脖子,直到阙没有声息。

  黄飞山称是失手错杀,且黄飞山的律师辩护称,案发前在车上阙某清对黄飞山进行辱骂,让黄产生了抢劫的念头,阙某清也有轻微过错。

  2014年9月25日,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黄飞山犯抢劫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被害人亲属不服一审认定的“谅解”事实,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2015年6月8日,广东高院针对一审判决,复核时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谈及之前的22万元民事赔偿,死者家属表示宁可全部退回,也要“以命偿命”绝不宽恕。

  2015年12月22日,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重审宣判,被告人黄飞山犯抢劫罪,再次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阙某一,男,汉族,身份证住址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流市北流,是被害人阙某清生父。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罗某一,女,汉族,身份证住址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流市北流,是被害人阙某清生母。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黄飞山,绰号“阿山”、“山哥”,男,汉族,小学文化,户籍所在地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因本案于2013年7月8日被拘留,同年7月19日被逮捕。现押于深圳市第一看守所。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广东省深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黄飞山犯抢劫罪,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阙某甲、阙某一、罗某一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2014年9月25日作出(2014)深中法刑二初字第9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以犯抢劫罪,判处原审被告人黄飞山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宣判后,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阙某甲、阙某一、罗某一以调解协议无效等为由提出上诉。本院经审理后于2015年6月8日作出(2015)粤高法刑一终字第26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2015)粤高法刑一复字第6号刑事裁定,以原判认定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重审。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重新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并于2015年12月22日作出(2015)深中法刑二重字第1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宣判后,刑事部分没有上诉、抗诉,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黄飞山的死缓判决依法报送本院核准,本院另案进行复核;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阙某一、罗某一对民事部分判决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13年6月8日14时许,被告人黄飞山驾驶车牌为粤B4HB77的银灰色吉利牌小轿车在深圳市××××路“苏宁电器”门口附近路段,载得前往深圳市龙华天虹商场的被害人阙某清。当车行驶至南坪快速公路途中,黄飞山以修理空调为借口停车并进入该车后座,持一把折叠式尖刀对被害人阙某清实施威胁,用透明胶带封住阙某清的嘴巴和捆住阙某清的手脚,用布盖住阙某清的身体后强迫其躺在车后座。随后,黄飞山驾车至其事先于2013年6月5日租用的深圳市坪山新区坑梓街道办金沙东路22号101房,对被害人阙某清实施殴打,搜出阙某清随身携带的六张、二部手机、人民币几百元等财物,逼迫阙某清说出密码。尔后,黄飞山用塑料袋套住阙某清的头部,掐阙某清的脖子,阙某清拼命反抗,黄飞山用刀切割阙某清脖子致阙某清死亡。随后,黄飞山用事先备好的砍刀分尸并将尸块分装入一旅行箱及一纸板箱,使用水、面粉、啤酒等物清理现场,后将上述作案工具及被害人阙某清的部分物品抛弃在深圳市丹梓大道路边。翌日,黄飞山将尸块运载到汕头市潮阳区,将装阙某清躯干、左大腿、左小腿的旅行箱装进用铁水管焊制成的铁笼扔进关埠镇路段的榕江里。同年6月11日下午,黄飞山在深圳市罗湖区桂木坊14号202房的出租屋,用水泥、沙子将阙某清的头部、一段右大腿、一段右小腿浇铸成水泥块放置于自家杂物间。黄飞山分别于2013年6月22日、2013年6月26日、2013年7月2日持被害人阙某清号码为62×××83的中国建设在深圳市××ATM机取款共人民币五万九千元。

  另认定:被告人黄飞山的上述犯罪行为导致了被害人阙某清的死亡,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了经济损失,依法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黄飞山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请求无异议,并表示尽量予以赔偿。在一审法院第一次审理期间(2014年8月5日)黄飞山亲属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签署了一份刑事附带民事调解协议,内容包括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自愿接受黄飞山亲属代黄飞山支付的赔偿金人民币二十二万元,并撤回附带民事诉讼。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对黄飞山表示谅解,并同意对黄飞山从轻处理。但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又于2014年9月13日出具了不同意减轻黄飞山量刑的意见。重审期间,黄飞山亲属愿意在原来二十二万元的基础上再增加两万元人民币的赔偿,但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仍然不愿意接受法庭的调解,法院依法做出判决。

  关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主体资格问题。户口本载明被害人阙某清系阙某甲的养女,但北流市北流村委员会出示的《身份证明》,证实阙某一和罗某一是阙某清的亲生父母,只是因计生问题,将阙某清户口登记在其伯父阙某甲户籍内。实际上,阙某清是由其亲生父母抚养至参加工作。鉴于目前查明阙某甲与被害人阙某清不是真实的收养关系,阙某甲不符合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主体资格,而作为阙某清亲生父母的阙某一、罗某一则符合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主体资格。

  原审判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1、装尸体的旅行箱、铁笼子、运尸体的银灰色吉利美日牌小轿车等物证;2、交易明细、情况说明、抓获经过等书证;3、证人吴某甲、朱某、黄某甲、张某、黄某乙、吴某丙的证言;4、被告人黄飞山的供述和辩解;5、涉案物品价格鉴定意见、被害人死因鉴定意见等;6、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7、视听资料。附带民事诉讼部分证据:1、户口本;2、北流市北流村委员会出具的《身份证明》;3、公安综合查询系统单。

  原判认为,被告人黄飞山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暴力手段、强行劫取他人财物,致被害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鉴于本案第一次审理时,被告人亲属代被告人赔偿被害人亲属,且得到被害人亲属谅解,被告人尚能自觉罪行深重、愿意接受法律制裁,对被告人黄飞山判处死刑,可不必立即执行。宣判后,公诉机关没有提出抗诉,也没有补充起诉新的犯罪事实;被害人家属拿到赔偿款后,才对谅解内容反悔,并非因被告人欺诈所致;被告人认罪、悔罪的态度一直没有变。不能因为被害人家属的行为而加重对被告人的惩罚,否则,违反上诉不加刑的原则,故还是对被告人黄飞山判处死缓。黄飞山的犯罪行为导致了被害人阙某清的死亡,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了物质损失,依法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要求赔偿丧葬费人民币32972.50元、交通费人民币5900元、住宿费人民币4950元、误工费人民币3826元等费用符合法律规定,应予以支持;但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不属刑事犯罪造成的直接物质损失,不予支持;被害人被抢的里的现金属被告人非法占有、处置的财产,不属附带民事诉讼范围,故也不予支持。但鉴于黄飞山亲属愿意代黄飞山支付赔偿金人民币二十四万元,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五)项、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五十八条、第五十九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一百三十九条、第一百五十五条的规定,以犯抢劫罪判处被告人黄飞山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令被告人黄飞山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丧葬费、交通费、住宿费、误工费等共计人民币二十四万元。

  上诉人即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阙某一、罗某一上诉提出:1、被告人亲属违反双方调解协议,该调解协议应无效。调解协议是在上诉人心情非常悲伤,头脑不清醒的情况下,在法官误导下违心签的,不是上诉人的真实意思表示;被告人家属的赔偿数额没有达到调解书赔偿22万元的标准,除去被告人黄飞山抢劫时拿走的59000元,仅得161000元。请求二审法院判决被告人黄飞山赔偿上诉人各项经济损失共853816.70元。2、被告人黄飞山犯罪手段极其残忍,后果特别严重,依法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调解协议不是上诉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能作为对被告人量刑的依据。重审时深圳中院仅在原来的基础上判决多赔偿两万元,便维持原来的刑事判决,不公平。上诉人要求,如果被告人黄飞山同意多增加赔偿,可以不判处极刑;如果判处黄飞山死刑,立即执行,上诉人愿意全部退出被告人家属支付的赔偿款。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2013年6月8日,原审被告人黄飞山在深圳市坪山新区坑梓街道办金沙东路22号101房,抢劫并杀死被害人阙某清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阙某一、罗某一的身份、被害人阙某清的身份以及阙某一、罗某一、阙某清之间亲属关系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关于黄飞山的亲属愿意代替黄飞山赔偿阙某丙的亲属经济损失人民币二十四万元的事实,证据亦确实、充分,本院予以确认。

  对于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阙某一、罗某一上诉所提,经查:1、本案一审期间,被告人黄飞山的亲属替黄飞山赔偿了被害人亲属经济损失220000元人民币。被害人家属阙某一、罗某一亦在调解协议上签字确认,同意法院对黄飞山从轻处罚并撤回附带民事诉讼。以上事实有黄飞山的亲属及被害人阙某丙的亲属签字确认的调解协议书及赔偿款收据为证。该调解协议并没有注明黄飞山的亲属应替黄飞山退赔侵占被害人阙某丙的现金后,再赔偿220000元人民币。所提黄飞山的亲属违反调解协议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要求赔偿丧葬费人民币32972.50元、交通费人民币5900元、住宿费人民币4950元、误工费人民币3826元等费用符合法律规定,原判已予以支持。但根据法律规定,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不属刑事犯罪造成的直接物质损失;被害人被抢的里的现金属原审被告人非法占有、处置的财产,不属附带民事诉讼范围,故原判不予支持并无不当。上诉要求判决黄飞山赔偿各项经济损失共853816.70元,不予采纳。2、根据法律规定,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对刑事部分判决没有上诉权。本案虽然在一审判决之前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对调解协议提出反悔。但一审判决作出后检察机关没有提出抗诉。根据上诉不加刑原则,本案发回重审后原审法院不加重被告人的刑罚并无不当。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黄飞山的犯罪行为导致了被害人阙某清的死亡,给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了物质损失,依法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赔偿的范围应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的规定确定。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判决黄飞山赔偿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各项经济损失的数额符合法律规定。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阙某一、罗某一上诉所提,经查据理不足,不予采纳。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三之规定,裁定如下: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新闻频道_湘潭在线版权所有